记者实测| 百度自动驾驶车重回北京,百度能借Robotaxi超车吗?

2017年,李彦宏乘坐百度的无人车上了北京五环,并且出现了实线并线的违章情况,这曾引发外界的质疑(www.44112.cn)。李彦宏后来证实,当时百度的无人车确实吃到了一张罚单。

现在,百度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长沙和广州等地试点后,正式“杀”回北京。

10月11日晚,百度官方微博宣布,即日起,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在北京全面开放。

10月12日,红星资本局记者现场体验了北京的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。

其实,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,美团、京东和拼多多等互联网公司的市值纷纷超过百度。没有守住曾经第一梯队“BAT”里的位置,百度甚至跌出了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前五名。

如果以百度目前的市值(431.4亿美元)作为衡量单位,那阿里巴巴大约是19个百度,腾讯大约是16个百度,美团大约是5个,京东大约是3个,拼多多大约是2个。

就在发稿前,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刚刚宣布:下周发布限量全自动驾驶测试版。而百度能否借着在人工智能/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扳回一城吗?

记者亲测

平均叫车2分钟

1.5公里开了8分钟

目前,百度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有两种约车方式,用百度地图的“打车”呼叫,或者下载“Apollo Go”APP呼叫。

整个操作流程和其他叫车软件类似,目前都是免费体验,开放时间从早上10点到下午4点。

北京此次开放的Robotaxi测试区域总长度约700公里,覆盖亦庄、海淀、顺义的生活圈和商业圈等数十个站点。

红星资本局用百度地图发现,北京开放的固定站点一共有18个,分布在海淀和亦庄,亦庄附近占10个,站点之间间距最短几百米,最长5.3公里。

北京目前站点情况

10月12日,红星资本局在北京亦庄地区实地体验多次,平均叫车2分钟,车辆行驶平稳。

上午11点07分,红星资本局在“管委会东门”站点下单,去往1.5公里外的“同仁堂”站点。下单2分钟内即有车辆响应,随后车上的安全员电话确认叫车人位置,又过了2分钟,车便到达约定站点接人。

上车之后,车辆并不是马上启动,而是需要叫车人通过扫码、确认行程后,才会开动。行驶过程中,坐在后排的乘客面前均有屏幕,显示车辆行驶状态,包括地图、车速、预计到达时间等基本信息。

红星资本局观察到,每辆车上均配有一名安全员坐在主驾驶位置,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干涉车辆状态。行驶过程中,车辆可以自主识别来往行人、车辆和红绿灯等情况。

“除非有紧急情况,比如前方道路施工或者有车祸需要变道,这种要切换人工。”安全员表示。

1.5公里的距离共行驶8分钟。红星资本局了解到,目前国内对自动驾驶的限速要求是60公里。在记者体验的多次行程中,车最高时速均在50公里以内,行驶平稳。除了识别前方行人和车辆,在遇到黄灯时也会根据距离判断是否通过,“不会出现一脚刹住的状态。”安全员称。

开放迎来“尝鲜者”

各有看法,仍需完善

红星资本局通过“Apollo Go”APP发现,每辆车同一时间最多可接待2名乘客,且仅为18-60周岁的用户提供自动驾驶服务,同行人员也需认证。

叫车前需要填写个人资料,包括乘车人的姓名、邮箱和身份证号。

叫车之前需要提交相关信息

10月12日中午,红星资本局在“科创十三街”站点见到多位“尝鲜者”。他们均表示,自己是看到消息后特意过来体验一番。

在附近工作的小李告诉红星资本局,他经常会看到百度的无人驾驶测试车在附近路段行驶,但从未上前了解过,得知对市民开放后,他就趁着午休时间过来体验。

王先生则是自动驾驶方面的“爱好者”,他表示自己更关注“是否会超车、让行”“红绿灯变换的起步时间差”等问题。

体验过后,王先生认为目前百度自动驾驶出租车整体平稳,但也提出了几点考虑,比如无人驾驶因为行驶时间长,更适合没有急事的场景。“而且现有站点路段的测试数据肯定够多,不确定以后开放路段会是什么表现。”

王先生对自动驾驶出租车的未来很看好,认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期待日后达到“随打随走”的状态。“如果网络好、精度高应该就可以实现,技术成熟后肯定会受用很多人。”

无人驾驶出租车成熟后,是否会取代现有的“的哥”位置?在站点附近,出租车司机老刘跟红星资本局坦言,私家车也会有自动驾驶功能,未来即便有淘汰也是正常的。

老刘向红星资本局表示,目前这项技术仍需不断完善。老刘用一个场景举例:无人驾驶车要变换车道靠边停车,相对慢些,后边车辆不好超车就只能等待。“如果在车流密集地可能就不太方便。”

超600万公里

全国已有3个城市

全面开放试乘服务

事实上,在北京全面开放之前,百度此前已在长沙、广州和沧州等城市展开百度智能出租(Robotaxi)车辆应用示范。

据百度Apollo官网介绍,Robotaxi具备应对城市各类复杂场景的自动驾驶能力,其自动驾驶级别为L4,在自动驾驶过程中具备360°视野,探测距离为240米,实时控制延迟小于100ms。

如果使用百度地图打车,路线都是设定好的站点,尚不支持中途变换下车点。不过,百度的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:“更换目的地的功能已在排期中,预计年底上线。”

红星资本局从百度处获悉,截止目前,Apollo测试车队规模已达500辆,获得专利数1800件,测试里程总计超过600万公里,获得测试牌照总计超过170张,其中载人测试牌超过120张。

据《Apollo智能交通白皮书》,截至2019年12月底,长沙已累计实现1万次以上的安全载客出行。据悉,除了在长沙、沧州、北京全面开放试乘服务,Apollo Robotaxi同时还在全球25个城市展开自动驾驶测试。

百度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,全无人驾驶是百度Apollo历时7年的研发成果,其技术落地是Robotaxi实现商业闭环的必要条件,将加速中国自动驾驶大规模商业化部署。

背水一战

从“All in AI”到陆奇离开

事实上,百度如今仍在执行的“Apollo”计划是在陆奇的主导下推出的。

陆奇曾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,他被视为在硅谷巨头中职位最高的华人。就在2017年1月17日,陆奇正式加入百度,担任百度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。

当时的百度刚经历了魏则西及医疗广告竞价排名事件,盈利模式引发外界种种质疑。此外,在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公司中,百度因错失移动互联网已隐隐有了掉队的迹象。

在此情况下,外界都认为陆奇将会成为帮助百度复兴的“关键先生”。

陆奇,图据东方ic

在走马上任后,陆奇开始了对百度大刀阔斧的改革。在陆奇看来,“AI(人工智能)是百度的机会,百度将All in AI。”

2017年4月,陆奇推出百度无人驾驶的“Apollo”计划”,计划在2020年前逐步开放至高速公路和普通城市道路上的全自动驾驶。

在陆奇执掌百度一年多的时间里,百度不断朝着AI转型的方向前进,从小度智能音箱到小度机器人,再到无人驾驶的“Apollo”计划,都让外界看到了百度复兴的希望,在资本市场上也得到了认可。

当地时间2018年5月16日,百度的股价达到了近年来的最高点284.22美元/股,市值也达到了969亿美元,逼近千亿的大关。

然而,就在2天后,2018年5月18日下午,百度宣布: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因个人和家庭原因,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,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,但仍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。

消息发布后,百度当天的股价暴跌9.54%,收盘价报253.01美元/股。相比2天前的高点,百度的市值蒸发了106.43亿美元。

从2018年5月至今,陆奇逐渐淡出百度,而百度的市值也从近千亿美元缩水到如今的431亿美元。

不过,陆奇虽然离开了,但百度对AI的重视似乎已被刻进了基因里。

抢跑布局

七八年前开始准备

优势究竟是什么?

李彦宏曾称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百度因为没有做好准备,低估了移动端带来的变化。但在人工智能时代到来之际,百度就从容多了,因为早在七八年前就开始做准备。

不过现在看来,百度的AI战略布局尚未出现成熟的商业模式。

以无人驾驶为例,在2017年,百度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口径是“预计在2020年实现无人驾驶汽车的商用”,但2020年所剩无几,稍微走得快一些的Robotaxi项目也仅在几个城市落地,且尚未完全商用化。

在无人驾驶领域,除了百度,还有部分车企也正在尝试进入该领域。和传统的车企竞争时,百度的优势是什么?

10月12日,百度相关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:“百度作为一家科技公司,我们擅长的是软件、云端、算法。整车厂、零部件供应商在车辆平台、传感器等硬件平台领域的积累非常深厚,所以,对我们来讲,越偏向软件的领域,越是核心优势,越偏向车辆的领域越是需要我们在学习的。”

另外,红星资本局翻阅百度的财报发现,目前在线营销广告服务仍是百度的收入大头,贡献的营收占总营收的七成以上。其中,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是731亿元(86%)、819亿元(80%)以及781亿元(73%)。

人工智能还不足以被单列出来,但目前来看,百度在人工智能上的投入已是一个不菲的数字了。据界面新闻报道,公开数据显示:百度从2012年投入2.305亿到2016年的102亿,在这4年共投入了超过217亿。

然而,人工智能的分支众多,从智能音箱到无人驾驶,有观点认为:对于人工智能的投入,押注的方向将决定生死。

新的突破口?

百度调整框架

小度科技独立融资

早在2018年1月,李彦宏公开称自己从来没说过“All in AI”,应该留有余地,不希望大家认为“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去做无人车、度秘了,其实不是的,我们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、百度的信息流”。

百度不再提“All in AI”,但其似乎仍寄希望于在人工智能领域背水一战,重回巅峰。

10月12日,李彦宏称百度将持续推动技术开源开放,让人工智能赋能各行各业,用“乐高模式”打造经济发展的新动力。所谓的“乐高模式”,是指通过开源开放模块化的AI技术能力,让开发者、企业获得人工智能技术的“乐高模块”,以此在各自擅长的领域发挥创造力,并最终在各个领域中“搭建”出新的经济发展推动力。

另外,百度近日还宣布了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(以下简称“小度科技”)完成了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。在融资完成后,百度公司对其仍然拥有绝对控制权。

公开信息显示,小度科技投后估值达约200亿元,本轮融资由百度资本及CPE战略领投,IDG资本跟投。

目前,市场上有观点认为小度科技的独立融资,是为下一步IPO上市做准备。在独立上市后,小度科技背靠百度或将成为科创板的第一支AI概念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一消息发布当天(9月30日),百度的股价上涨3.27%,收盘价报126.59美元/股。

百度能借着人工智能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吗?未来还有待市场来检验。

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杨佩雯 摄影报道

编辑 陈成

主营产品:室外防雨型控制箱,双电源控制柜,潜水排污泵控制柜,消防喷淋泵控制柜巡检柜,直接启动水泵控制柜,星三角降压启动水泵控制柜,软启动水泵控制柜,自耦降压启动水泵控制柜